汲汲相欢


背景感谢@六元一个甜犬

我活着 写数学 复健 没死

Face:

江予歌有时想尘土啃食她处女的脸颊,就像世界将她分成某些部分,而世界自己本身也是某种部分,部分之上还有部分。但她又转而想到自己还可以维持生命的尊严好多年。她有一副能击穿防弹玻璃的眼镜,管它是什么好了,却不能像尘土啃食她一样啃食肖的嘴唇。如果以爱情为全部的主题抒写一个故事,自己的人生就会让人兴阑。爱太丑了。
她披着金光闪闪的黎明,拧出肠腹的脓水。低沉的号角声从天尽头飘过来,她夺门而出,面前有一条同样金光闪闪的河,那条河带走肖·克里斯曼,带走他死时过瘦的身体和一水儿的碎肉块。他的灵魂从这一秒开始就正式作废。


江予歌捧起幼弟的手,...

 

假若我们必须使用伟大的词语

中级数学学习AI:

写不好旺达,可恶。

幻视回忆起一周前略显冲动的行为,在晨光微熹时就迫不及待地飞往斯塔克大厦直接去找托尼斯塔克咨询,现在想想其实不是最优方案。一来这个人选嘴巴不好,二来是托尼在被忽然出现的幻视吓了一下之后,他们展开的会谈在幻视看来也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进展。托尼取笑了自己提前进入青春期的一岁儿子之后给出了毫无意义的建议:你应该好好想想。
很显然托尼·斯塔克没有把幻视的困惑真正放在心上,或者他根本没有相信幻视会爱上什么人,更可能是他对此也同样疑惑不解。而且这样的爱在他自己的描述中被疑属于爱情范畴,这样的可能性在幻视自己的分析系统中分析出的结果都是极低的。本来...

 

深海与冰(三)

书信体太讨巧了,以后避免

中级数学学习AI:

注意:
①本章有年龄操作,还是因为鹰藤辈分的原因。觉得时间看着不太对劲的,就忽略。
②拟人AU虎星不会还魂,所以我觉得鹰霜三观比起原著可以拯救一下。所以我就给鹰哥洗了,洗得很光辉,注意避雷。
③无关鹰藤的废话多是因为这个系列还有好几篇其他cp的,我先铺一下,借藤池之口交代一下这个AU世界的背景故事,可能算是个总起
④真的原因是写起来刹不住了


——“没有人,可以比黑莓掌更加理解‘父亲’二字的意义。”


5


女儿:


   我不知道你将在什么时候看到这封信。我写下它是在你十八岁生日,也就是高中毕...

 

深海与冰(一)

你们看我写鹰藤了

中级数学学习AI:


拟人,外黑帮洗白梗,内大型家庭伦理剧。鹰藤女儿视角。除了鹰藤之外其他涉及的都是原著cp。注意避雷


1
我十五岁那年曾经质问过妈妈究竟为什么嫁给鹰霜。她反问我:你问这个干什么?


如果要我评价,除了在鹰霜的问题上,她是个奇迹一样的女人。我一直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在成为了一个知名摄影家的同时还鲜少缺席女儿的童年的。我的童年过得非常快乐,像所有普通家庭一样妈妈不给我吃麦当劳,生日时候也会妈妈也会牵我的手去过山车摩天轮外加闪闪亮的新裙子。而且妈妈家不知为何有一大群我理不太清楚身份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甚至弟弟妹妹,让我热热闹闹长到十四岁。除了父...

 

一个互相摧毁的故事

人工烤奶:

但是杰拉鲁德还是忍不住地想起了伯德尔小姐。伯德尔小姐的身体像是严霜做成的,乌黑的秀发则是被冻结的午夜。她的手腕里埋着暗蓝色的血管,像极寒地带时令河里冰川身下的流水,雪山上一抹忧伤的纹路,但杰拉鲁德害怕雪融化。杰拉鲁德长这么大还没有去过那么寒冷的地方,他所到的最远之地就是〔记录之国〕。那时候他在觥筹交错的晚宴上喘息的片刻,在露台偶遇一个赤眼的小男孩,聊了两句连自我介绍都来不及做就很臭屁很不屑地对他说你连真正的雪都没有见过,然后高兴地给他描述起了自己国家的景观。从此杰拉鲁德就记住了世界上还有那么寒冷的地方,那里冰不会融化,魔法也是存在的,是自己没有踏足过的...

 

苍白伊童

学习达人:

江喻北自小学习钢琴,江家第二祖传特征女孩娇小白手在漫长的琴键上跳跃,指头不够长的时候会同时压到两个琴键。直到高中她个子已经很高,手指还是纤细而不够长,但已经不会同时压到两个音符。高一那年一个让人全身冰冷的冬天肖书云站在后台一边读主持稿一边看江喻北弹钢琴。他是在侧后面看,看到人多于琴键。江喻北弹一首快曲子,两个围观的男生就节奏相拥起舞最后一起跌地砸穿舞台地板,虽然没有。两道幕后灯光惨白,烤人半边热半边凉,肖书云不知道曲名。江喻北不间断弹两分钟,安静地燃烧,发出苍白色火焰。肖书云突然想假如江喻北老了的话——或者不老她头发白——就像一个伊童,她手持青春之果,她坐在树顶终日守候,她...

 
2018/4/5 4  

山菊叶

解屏了!

学习达人:

@三眠 的拖了一周的文!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的故事,写得很慢很粗糙。
致我们的旅途——


*


你是不应该有贞洁棺的年纪。柴丝特对自己说。她散开整齐编好的头发,遮住脖颈上棕色胎记,卷起手上的细长发带又松开,发带裹挟四根栗色卷发。这是一个春天,在符里达,春天是纯洁的季节,春天最吉利,在春天诞生的婴儿最受到舍准的庇护:祂为新生儿洗礼,亲吻他们的玫瑰红脸蛋。柴丝特出生在十六年前这样一个春天,至少她是在那个春天被人们发现的,人们把新生的她从山坡上抱起,带进教堂,弗兰姆神父在她额头上放上山菊叶。


在那之后的第十六个春天,山菊歌唱,灰喜鹊开放,满满

 
2018/4/1 5  

© 君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