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背景感谢@六元一个甜犬

Face:

关于李隙的一点小事情


李隙很诚实地让张泽岳找个能陷入他魅力的好姑娘,不要在自己这个俗世老尼、铁石心肠面前荒废青春,张泽岳说:你其实是块温柔铁石。说完捂嘴觉得自己恶心。李隙笑笑不置可否,想起一开始韩古不肯给自己开小灶,说自己小小年纪就心海被郁气强开,虽然有宿慧,但通达过头,也难成造势之才。你这样的资质,不把你教成造势之才,是砸我的招牌。现代好青年李隙谢过,回宿舍抨击其神棍语气。

结果最后教也还是教了,李隙也的确没造什么样的势,不过才倒是成了。韩古不置可否,问她要开小灶的单独收费。李隙还是那副笑盈盈的表情说:那我和张泽岳说,我跟他订婚,条件就是你来做我的干爸,让他...

 

我想立刻迎娶李小姐

Face:

李隙慢慢地抹平裙子上的黑色阴影,在湖边的沙子上一坐。她好像很早就准备了驱蚊的符咒随时装在身上,李星宇这么招蚊子的体质腿也没觉得痒。他跟李隙很熟了,而且他知道张泽岳喜欢她,认为李隙也对张泽岳有那么一点意思,所以潜意识里没有把自己和李隙当孤男寡女,独处也没觉得尴尬。

不知岛比其余二岛大上许多,连沙滩都宽敞。书院影响范围里里终年明月,今晚也不例外。李隙笑笑捻一把沙子:“你到底在难过什么?”

李星宇说:“我以为你在难过?”

李隙依旧笑,把手上的沙子一下扔到湖里:“我不难过呀。我不怎么爱他,就算爱他,谁还能拦着人死了?所谓的走得安不安详,也不过就是知...

 

学习讲一点小故事

Face:

多年以后,李星宇在张泽岳儿子十二岁上学前的家宴上跟小男孩透露,其实张泽岳少年时代在社交场是个著名不高兴,大人都不跟他开玩笑。他爸爸其人,是张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第一次跨出家里的四合院是在五岁半,张家的交际场合他很少露面,导致很早就有流言说张家二少爷缺胳膊少腿或者是歪瓜裂枣。十二岁——对,就你这个年纪,第一次上书院去,家里才允许张泽熹牵他出去到外面,跟哥哥那帮狐群狗党吃次铜锅。结果就——


张当家的一张符扔在李星宇脑门上,李星宇登时说不出话来。小男孩急不可耐地说:就什么啊?李叔叔你说啊?李星宇对小男孩指指自己嘴,表示自己无可奈何。李隙坐在旁...

 

江流

Face:

肖乔肖,是恋爱向。是明确的恋爱向。本文世界编号MLG-01。
(大部分世界拆了肖予就是溱予,溱予就没有沈冬青。)
1


肖书云有节奏地捏着质地不怎么柔软的塑料瓶,学校小店出品,包装上龇牙咧嘴的少女偶像旁边的广告词比外面卖的少一个字,不知道是盗版了多少回的小作坊产品。肖书云也没喝,蓝兮兮的液体挤在塑料瓶里,尽职地按照瓶身流淌出一个白色光晕,刺进肖书云的眼睛里。


他皱了皱眉,抬起头。


六月底的大中午,连车库外的风向标都纹丝不动。肖书云这种万年红不上脸的怪胎也出了一层薄汗,但结果他手一抹发现啥都没有,手心手背的温差走脑门过了一圈,又放下了。肖书云小时候就不...

 

我真诚地渴望着有人救我。

 

假若我们必须使用伟大的词语

中级数学学习AI:

写不好旺达,可恶。

幻视回忆起一周前略显冲动的行为,在晨光微熹时就迫不及待地飞往斯塔克大厦直接去找托尼斯塔克咨询,现在想想其实不是最优方案。一来这个人选嘴巴不好,二来是托尼在被忽然出现的幻视吓了一下之后,他们展开的会谈在幻视看来也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进展。托尼取笑了自己提前进入青春期的一岁儿子之后给出了毫无意义的建议:你应该好好想想。
很显然托尼·斯塔克没有把幻视的困惑真正放在心上,或者他根本没有相信幻视会爱上什么人,更可能是他对此也同样疑惑不解。而且这样的爱在他自己的描述中被疑属于爱情范畴,这样的可能性在幻视自己的分析系统中分析出的结果都是极低的。本来...

 

深海与冰(三)

书信体太讨巧了,以后避免

中级数学学习AI:

注意:
①本章有年龄操作,还是因为鹰藤辈分的原因。觉得时间看着不太对劲的,就忽略。
②拟人AU虎星不会还魂,所以我觉得鹰霜三观比起原著可以拯救一下。所以我就给鹰哥洗了,洗得很光辉,注意避雷。
③无关鹰藤的废话多是因为这个系列还有好几篇其他cp的,我先铺一下,借藤池之口交代一下这个AU世界的背景故事,可能算是个总起
④真的原因是写起来刹不住了


——“没有人,可以比黑莓掌更加理解‘父亲’二字的意义。”


5


女儿:


   我不知道你将在什么时候看到这封信。我写下它是在你十八岁生日,也就是高中毕...

 

深海与冰(一)

你们看我写鹰藤了

中级数学学习AI:


拟人,外黑帮洗白梗,内大型家庭伦理剧。鹰藤女儿视角。除了鹰藤之外其他涉及的都是原著cp。注意避雷


1
我十五岁那年曾经质问过妈妈究竟为什么嫁给鹰霜。她反问我:你问这个干什么?


如果要我评价,除了在鹰霜的问题上,她是个奇迹一样的女人。我一直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在成为了一个知名摄影家的同时还鲜少缺席女儿的童年的。我的童年过得非常快乐,像所有普通家庭一样妈妈不给我吃麦当劳,生日时候也会妈妈也会牵我的手去过山车摩天轮外加闪闪亮的新裙子。而且妈妈家不知为何有一大群我理不太清楚身份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甚至弟弟妹妹,让我热热闹闹长到十四岁。除了父...

 

© 君晖 | Powered by LOFTER